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疾病 >

新冠肺炎早救治 重症超声称一大利器

发布时间:2020-09-19 00:13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作者:[db:作者]

2019年12月,新型冠状病毒(后被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,SARS-CoV-2)以武汉为起点,引发了全国范围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。SARS-CoV-2的感染不仅会造成肺部病损,更会随着肺部损害进一步导致患者出现呼吸衰竭,并继发引起临床循环改变与多器官功能损伤。

重症评估,超声优势不可小觑

当患者进入多器官功能损伤阶段时,就必须借助重症医学的力量进行多器官评估,以制定最适合患者的个体化治疗方案。也因此,呼吸、急诊和ICU专业的医护在第一时间就冲到了战疫的最前线。

来自湘雅医院重症医学科的张丽娜教授,就是这样一位在第一时间驰援武汉的战士,她与15位战友镇守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协和西院区的重症病区。

2月1日,湘雅医疗队赶赴武汉抗疫前线

“这次疫情重症患者的数量非常多,其中很多是危重患者”,在接受采访时张丽娜教授如此说道。“我们科室派出了3个高级职称带队的最强阵容,每一位都是有丰富经验且能够独立完成抢救救治工作的干将。然而由于病房一直处于满床运行状态,相比之下具有重症医学专业从业经验的医护力量就捉襟见肘了。”

张丽娜教授补充道:“尽管大多数是轻症患者,但对于伴随高危因素且有基础疾病者,一旦出现低氧就要警惕其向重症和危重症变化。我们一再强调早期诊断和早期干预,当发现患者有向重症发展的苗头时就采用多手段进行干预控制,以避免发展至重症和危重症。”

有工作重点后,张丽娜教授结合现状给出了解决方案:“现有的医疗资源,尤其是重症医疗资源非常有限。再加上由于重症患者无法脱离氧气,可接受的影像学检查较为局限。在如此艰难的处境里,具备床边操作优势的重症超声检测被寄予厚望,成为了客观评价患者病情的希望。”

张丽娜教授用急重症超声为重症患者做检查

重症超声监测能评估包括心肺在内的多器官功能,且具有动态、实时、无创、可重复的特点,不仅可用于病情评估,及时发现问题,还可以进行多目标整合动态评估,与其他监测手段共同获得重要数据,为诊断与治疗的调整,提供及时、准确指导。

此外,中国重症超声研究组(CCUSG)与中华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重症血流动力学治疗协作组(CHTCGroup)结合已有的治疗COVID-19的经验制定了《基于重症超声的重症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救治建议(第一版)》(简称《救治指南》)。该指南从超声表现、早期评估、入ICU后筛查等方面进行了阐述,再次肯定了超声在新冠疫情中的使用价值。

而作为《救治指南》执笔人的张丽娜教授,不惜利用休息之余,经常熬夜到凌晨二三点,经过与研究组核心成员专家的反复讨论和多轮修改,仅用了一周便完稿。“其中会有辛苦,但更多是兴奋,不仅是对我们自己,更是对所有抗疫前线的工作者,特别是重症工作者来讲,只要能把超声这个手段应用到病人救治中并取得比较好的效果,我们不管付出多少努力和时间都值得。”

AI让重症超声更易上手

近些年,急诊、重症领域的专家共识已经明确:超声能够为急重症临床提供越来越多患者的关键临床信息,被誉为“可视听诊仪”。但传统超声设备的存在“操作者依赖”特质,专业的超声医生需要经历2-3年专业学习,再通过2-3年积累操作和诊断经验。

对于急诊、重症、麻醉等临床领域的医生,虽然对于使用超声影像来诊断循环系统、呼吸系统状态的需求愈加旺盛,但学习超声设备操作和影像诊断耗时过长,距离“人人可操作、人人可读片”的目标非常遥远。

面对临床需要和培训时长的矛盾,GE医疗发布的专门针对急诊、重症医学及围术期临床应用的超声系统——Venue系列移动型专业超声诊断仪极好地解决了这一痛点,中日友好医院外科重症医学科副主任段军教授已把Venue当成了工作中的必备武器。

中日友好医院是国内少数几个配备床旁超声(POC)设备且在日常重症监护病房(ICU)查房时对患者进行流程化超声筛查评估的单位。段军教授坦言:在急诊、重症监护病房休克很常见,休克患者具有病情急、进展快、生命体征极其不平稳的特点,在这种情况下及时的检查手段有限,因此死亡率很高。POC超声设备(床旁超声设备)的引入可以解决这一问题,但传统POC超声设备对操作者要求高,涉及到心包积液量、胸腔积液、左室功能评估、下腔静脉内径等的测量仍需要超声科医生的辅助。

他补充道:“GE的这个Venue就不一样,跟传统超声设备相比专业壁垒低,是专门针对急重症、围术期领域的‘流程化’超声,很多自动化功能和流程化超声设计对基础测量、切面解读帮助都很大。这种技术上的创新能很大程度上削弱传统设备的‘操作者依赖’,提高重症医学专业医师的工作效率,对推动诊断前移意义非凡。”

在本场战疫中,GE医疗的急重症专用超声产品“Venue”可谓是临危受命,率先进入了武汉协和医院跟医生一起并肩战斗。

超声诊断在COVID-19诊治中能力如何?

段军教授作为中日友好医院首批赴武汉医疗队的队长,在1月26日就到达了武汉并迅速加入到抗疫的队伍中。“我们经手了太多的病例,但其中有一例让人格外印象深刻。”段教授说到。

那是一例其他病区转来并认为是轻症的患者,但段教授团队接手后认为这位42岁的男性患者情况有点复杂,并不是轻症那么简单,所以就用了Vscan超声(GE的便携手持式超声设备)筛查。结果不出所料,这位患者的心梗严重、左室收缩功能严重下降。“因此,我们立刻告病危,患者也在转来的当晚出现了心源性休克。次日我们在心外科医生的帮助下上了ECMO,并在ECMO+IBP的辅助下做了冠脉造影和支架植入。之后患者的情况不断好转,现在也十分稳定。”

上一篇:康复期血浆治疗新冠肺炎 是真的有用吗
下一篇:新冠会导致病毒性心肌炎 猝死说明什么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